剧情简介

《丝缎女孩对谈》 - 丝缎女孩对谈 动漫

仙剑奇侠传3外传京城

煌问及小女孩姓名,小女孩说她叫丝缎,煌再次大惊,疑心自己回到了过去,这女孩便是他娘。继续对话知丝缎乃是被人贩子贩到京城,而且其干娘对她并不好。还了解到十二岁的她喜欢上了比她大好几岁的赤炎公子。这时赤炎...



赤炎的角色剧情

南宫煌:小妹妹,早啊,在这里等人?女孩:是呀!南宫煌:这里是哪里啊?我有点迷路了。女孩:这里是京城呀,你是刚从乡下来的吧?这里很大很大,我来了好几年了,可是还有很多地方不认得,也难怪你会迷路,你要去哪里啊?我认识的地方虽然不多,但也许能帮你啊~南宫煌:京城啊……(奇怪,八杆子打不着的地方)小妹妹,你在等什么人啊,看你好焦急的样子。女孩:我在等周赤炎周公子!南宫煌:赤炎!!(是同名的人吗?不会这么巧吧?)女孩:你也知道他是不是?京城没有人不知道他的。南宫煌:哦?那你跟我说说他的事。女孩:周公子虽然是尚书公子,但是为人一点架子也没有,经常帮助别人,全京城的人都喜欢他。他……他……明天就要成亲了,和相国的千金。南宫煌:明天就成亲了,今天还要和你约会啊?这人--女孩:不是的!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本来是为他、为他绣吉服的绣女,昨天晚上不小心刺到手指,让吉服染上了血,我吓坏了,重新绣的话,就算打死我,明天也绣不好的啊。幸亏周公子路过,救了我一命,他不仅不介意吉服染血,而且还奖励我,说如果我连夜将吉服绣完,他今天带我玩一整天。南宫煌:那你一夜没睡?女孩:是呀!我要早早绣完,早早在这里等他。南宫煌:为什么染上血就要重新绣?女孩:这是绣行的规矩,绣品是不能被弄脏的,尤其是血渍,根本洗不掉,整件绣品就废了。而且婚礼用的吉服更不能沾污,否则婚事会不吉利。南宫煌:这样啊……那周公子一点都不介意?女孩:我想他心里还是有点介意的,不过他可怜我,怕我挨打受累,也怕我心里难过,他真是个好人……南宫煌:说了半天,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?女孩:我叫丝缎。南宫煌:丝缎……丝缎……(会是这样吗?她,是我娘……现在我身在过去?)丝缎:是不是很奇怪的名字?干娘帮我起的,她说--哎!你怎么了,不舒服吗?看你脸色很不好,要不要坐下休息一会儿?南宫煌:……不用了,我没事,你、你姓什么呢?丝缎:我没爹没娘也没姓,是被卖给干娘的……南宫煌:对不起……提到你的伤心事。干娘对你好吗?丝缎:还好……南宫煌:别骗我了……瞧你这样便知道干娘对你不好。丝缎:没什么,这都是命啊,如果我没有被卖到京城,也不会见到周公子啊。丝缎:啊……他快来了,你先走吧,不然看到我跟别的男孩子在一起,他也许会不高兴的。南宫煌:你喜欢他?丝缎:嗯……不可以吗?我知道我和他一点都不相配,但我还是忍不住要偷偷喜欢他……能这样……能这样跟他在一起一天,即使让我去死我也会很开心的……南宫煌:……别这么说,每个人都有喜欢别人的权利,只要活着,就永远都有机会,要加油,千万不可以灰心哦!丝缎:嗯!我知道了!你要是有什么东西要绣,可以来纤侬绣坊找我,别看我年纪小,可绣工是京城数一数二的!南宫煌:纤侬绣坊……丝缎:啊!他来了,你先走吧,好不好?南宫煌:好……周赤炎:等很久了吧?看你的脸,都冻红了,冷不冷?丝缎:不冷。周赤炎:吉服绣完了?丝缎:嗯!早就绣完了。周赤炎:你刚刚在跟谁说话?丝缎:一个迷路的外乡人。周赤炎:哦?你给他指路吗?你不是说来京城五年都没有出门游玩过,难道是骗我的,嗯?丝缎:没有,我没有!至少卖针线的杂货店和卖菜卖米的地方我还是认识的呀。周赤炎:看你,急什么,我逗你玩呢!走吧,想去哪里,尽管说。丝缎:你带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。周赤炎:哦?不怕我把你卖掉?丝缎:不怕,要是能被卖到你府上做丫鬟就最好了。周赤炎:为什么?丝缎:那样就能天天看到你了……可以伺候你一辈子……周赤炎:……唉。南宫煌:周赤炎……丝缎……不行,我要跟去看看。丝缎:啊~这么多船。周赤炎:是啊,你们绣坊用的绫罗绸缎,都是这些船从南方运过来的。丝缎:南方……我也是被人贩子从南方运来的……周赤炎:不是说好今天要开开心心的玩,不要说不开心的事情吗?丝缎:我没有不开心,我是想,如果我没有被卖到京城,也就见不到你了,说起来还要感谢那些人贩子呢。周赤炎:……丝缎:怎么不说话?我说错什么了吗?周赤炎:人的一生很长,会遇到很多人和事,现在你认为最重要的人,未必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人,你还小呢。丝缎:你呢?你不过只比我大几岁嘛!也许你现在认为最重要的人,也不一定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呀。周赤炎:我比你大太多了,也见过太多生死别离了……丝缎:我不管,总之我认定的事情,是永远不会改变的,不管过去多少年都一样!丝缎:这么多好玩的东西呀!周赤炎:你想要什么,尽管说,我买给你。丝缎:我什么都不想要,我只想要你身上的一样东西。周赤炎:是什么?丝缎:什么都可以,只要是你的东西,有你身上的气息就好……周赤炎:你真是个古怪的丫头!给你。丝缎:这是什么啊?周赤炎:我中衣上的纽扣,珍珠的。过几年你长大一些,如果你干爹干娘还虐待你,你就出来用这个换了钱,自己开一家绣坊。不过我已经关照过他们要好好待你了,我想他们应该不会太过分。丝缎:我才不会把它卖掉!任何时候都不会!如果可以的话……如果可以的话,我倒希望有一天,能够亲手把他钉回到你衣服上!周赤炎:你呀!小小年纪,脑袋里净是一些怪念头。丝缎:人家才不小呢!人家已经十二岁了~~荷香:呦!周公子,好久不见了,你自打定亲以后,就没进过我这门,可想死奴家了。今天倒是好早,快进来坐坐!周赤炎:我明天就成亲了,今天是路过,改天吧。荷香:哎呦--!明天就成亲了,今天赶着来看奴家,周公子真是情深意重啊,感动得奴家都落泪了……周赤炎:少说这些风言风语吧,当着小孩子的面。丝缎:我不是小孩子。荷香:呦!这位小妹妹……这不是纤侬绣坊的小绣女吗?周公子~~我说你最近怎么少来呢,原来是口味变了啊,奴家也有个新妹妹,年方十四,诗词歌赋,吹拉弹唱无一不精,你就进来见见吧~~周赤炎:改天吧,告辞了。荷香:哎~~死鬼!你说改天啊,可别忘了~~丝缎:我不是小孩子。周赤炎:好啦,你不是小孩子,怕了你了。丝缎:虽然我不会弹琴也不会唱歌,长得也不漂亮,但是我喜欢你的心情,不输给任何人!周赤炎:唉!那些人不是喜欢我,是要赚我的钱,这里是妓院啊。丝缎:这里就是妓院啊?周赤炎:好了,我们快离开这里吧。丝缎:你别走,再陪我一会儿吧,一下下就好。周赤炎:唉……丝缎:为什么叹气,是因为我不漂亮吗?周赤炎:谁说你不漂亮?丝缎:干娘说的,干娘总是骂我丑八怪……周赤炎:她胡说,不用理他。你现在还小,长大之后一定会非常好看的。丝缎:如果……如果我长大后比相国小姐还漂亮,你会娶我吗?我不要名分,什么都不要,只要和你在一起!可以吗?周赤炎:……相国小姐是我今生见过的最漂亮,最善良,最温柔的女子,我既然娶了她,就一辈子不会负她,我不会再纳妾的,也不会再去那些风月场所。丝缎:一辈子……如果,一辈子完了呢?我是说,如果……仅仅是如果,我们三个都会死的,如果是她先死的话,你会不会娶我,那样你就不是负她了。周赤炎:……你呀!尽是一些奇怪的想法。丝缎:你回答我啊?周赤炎:……好!我答应你!……无论如何,最后一个活着的一定是我……丝缎:好啊!我们勾勾手,不许赖皮哦!周赤炎:好。丝缎:……这个香囊给你,我昨天晚上赶着绣出来的,不太好,你别嫌弃。周赤炎:怎么会呢?我谢谢你还来不及,怎会嫌弃。天晚了,该回去了。丝缎:嗯……周赤炎:怎么不进去?丝缎:我要看着你回去,直到看不见你为止。周赤炎:唉!真拿你没办法。南宫煌:这里……是蜀山啊!怎么又回到蜀山了呢?南宫煌:不对,这里好像是以前的蜀山吧,西边的那些建筑都还没有……难道说,要发生文献中记载的那一幕……丝缎:……各方神明保佑,弟子丝缎谨求夫君周赤炎健康安乐,早脱苦海,弟子纵然身堕十八层地狱,永世不得超生也甘之如饴。紫萱:唉……丝缎:神仙姐姐,是你!紫萱:你知道他是妖吗?丝缎:弟子早已知道,师父都告诉我了……紫萱:你还是愿意跟他?丝缎:千情万愿!紫萱:如果他没有任何灵力,只是普通人呢?丝缎:只要他还是他,变成什么样子又有什么关系。紫萱:嗯,你今天晚上不要离开,在这里等。丝缎:神仙姐姐!你答应帮忙了吗?紫萱:嗯……我可以帮他脱出锁妖塔,甚至可以还你一个完完整整的人。但是……也别高兴太早,这一招对你我来说,都是险棋。丝缎:那要我做什么吗?紫萱:不用……你好好待他吧。为什么叫他“夫君”,你们已经成亲了吗?丝缎:因为我的心已经给他了,无论天上人间,他永远都是我的夫君。紫萱:唉……丝缎:神仙姐姐……南宫煌:……过去看看。丝缎:啊?神仙姐姐,你还没走吗?南宫煌:是我。丝缎:啊?!你是谁?为什么偷听人家谈话。南宫煌:你不认识我了?丝缎:你?……你很像我见过的一个人,但是……已经过了很多年了,你的样子怎么一点没变?南宫煌:啊?是吗?我、我倒没觉得。丝缎:你快走吧,真对不起,今夜对我很重要,我不想出意外。南宫煌:我知道,我就是来帮你的。丝缎:你……为什么总在我最关键的日子出现呢?你是保护我的神明吗?南宫煌:我……娘……丝缎:听,那边有什么声音。丝缎:啊?!周、周公子!赤炎:你是……丝缎吗?丝缎:是!我是!赤炎:丝缎!丝缎:啊~我不是在做梦吧……周——赤炎:叫我赤炎,以后我就叫赤炎,我没有姓,你也没有,我们本来就是同命鸟。丝缎:神仙姐姐,谢谢你……谢谢你……赤炎:是要谢谢这位女娲娘娘的后人,如果没有她,我不仅不能顺利出塔,而且也不会以“人”的姿态站在这里。刚刚真是千钧一发,太凶险了……丝缎:现在好了……只要能和你在一起,就是让我现在死了,我也甘之如饴。赤炎:不许乱说……我们在一起不容易,要好好珍惜。丝缎:……你看,这是什么?赤炎:啊?!这珍珠纽扣你还留着……丝缎:嗯!我说过,要亲手把它缝回到你的衣服上。丝缎:啊?!有人来了,我们快走吧,不要让他们抓到你!赤炎:不用担心,蜀山弟子不会追捕现在的我了。丝缎:不管怎样,还是早点离开为好。南宫煌:等等……赤炎:你是谁?南宫煌:我是——南宫煌:你们快走,我来应付他们。丝缎:那你会不会有危险?南宫煌:不会!你们快走吧,快走啊!赤炎:多谢!丝缎:你……多保重……南宫煌:爹——!娘——!南宫煌:啊……这里,是不认识的地方,从来也没有来过……南宫煌:不要紧,一定是和父母有关系的地方,我慢慢打探便是。南宫煌:这石头女人的法术也古怪,说不清是帮我还是害我,就算是害我,我倒愿意被她这样害。赤炎:总算赶在天黑前做完了,就算今晚上再下暴雨,应该也没问题!唉……没有了法力,做什么也不顺利……南宫煌:……爹……赤炎:你……我们在蜀山上见过。南宫煌:……是。赤炎:找我有事?蜀山派你来的?南宫煌:不、不是,我路过,错过了宿头,想借宿一晚。赤炎:……南宫煌:……啊?有什么不对吗?为什么盯着我看?赤炎:哈哈~你是个老实孩子,说谎都不会,这石村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,和官道隔着几十里山路,怎么会有人赶路赶到这里,迷路还差不多。南宫煌:爹……赤炎:嗯?南宫煌:我是说,我爹也常常这么说我……赤炎:上次我们被蜀山弟子追赶,多谢你帮忙解围,虽然被他们看见也没什么……但终究是个麻烦。南宫煌:没、没什么……赤炎:我很想知道你为何到此,你愿意告诉我,我当然高兴,你不愿意说,我也不勉强,我相信你不会对我们不利。但如果你有什么阴谋诡计,我纵然拼上性命,也要保全家周全。南宫煌:我、没有,我不会的……赤炎:进屋吧,这里一入夜便起风,你穿得这么单薄,当心受了风寒。丝缎:相公,院墙修好了?一定很累吧?快歇歇!赤炎:嗯。丝缎:这位是……南宫煌:在下南宫煌。丝缎:啊~你是蜀山上帮我们的那个人……快请坐,晚饭已经烧好了,一起来吃吧!赤炎:南宫煌……好名字,不如我们的儿子也叫这个“煌”字?南宫煌:啊?!你们……有小孩了?丝缎:是啊,还是一对双胞胎兄弟呢,上个月廿七刚刚出生,还没满月呢!南宫煌:双胞胎……恭喜恭喜!请问他们是什么时辰出生的?赤炎:老大是午时,老二是未时,怎么?要帮他们排八字吗?南宫煌:是啊……待我算算。南宫煌:……年柱、月柱双华盖,主孤寒……比劫重重……老二中年显达富贵,老大……嗯?丝缎:老大怎样?是不是不好?南宫煌:嗯……这个……命数平平而已,(哥哥的八字怎么如此不佳……真是命运乖蹇,还是别让他们担心了,撒个小谎吧……)“马上英雄展玉鞭,清高名誉世间权,逍遥快乐神仙客,紫衣荣华美少年。”还好啦……丝缎:哎~这我就放心了。赤炎:命数这种东西,不可不信,也不可全信。南宫煌:对、对……丝缎:快吃吧,菜都凉了。南宫煌:两个孩子都还没有取名字吗?赤炎:嗯……我打算让老大叫“煊”,是为了纪念一个帮过我夫妇的大恩人,老二就定了,叫“煌”,和他哥哥的名字也蛮相配的。如何?丝缎:不错,你想得真周到,我听你的。南宫煌:煊……(原来我有个叫“周煊”的哥哥,我原本的名字叫做“周煌”……)丝缎:多吃一点,饭还有,我再帮你添。南宫煌:谢谢……赤炎:不要客气,就像在自己家一样。南宫煌:嗯。丝缎:东厢是客房,被褥都是现成的,等一下你就去那里休息吧。南宫煌:好。

猜你喜欢